浏阳工业园污水厂 3职工抢修回流泵窒息身亡(图)

  在同事印象中,钟欢为人和气,喜爱唱歌、跳舞,还弹得一手好吉他。可往后,钟欢再也没有机会为同事们弹上一曲了。7月20日中午12时40分,钟欢为了救出掉进污泥回流池的曹水平晕倒在池底的淤泥里,另一名同事陈真健随后也跳了进去试图把两个人背出来,可密闭的污泥回流池里高浓度硫化氢气体抹去了三人最后一线存活的希望。

  钟欢、陈真健和曹水平是浏阳工业园污水厂生产科的技术骨干,19日晚值班同事发现厂内污泥回流池的回流泵发生故障后,3人第二天一上班就开始对故障机器进行修理。在忙了一上午后,3人匆匆扒完两口饭又顶着灼人的太阳爬上回流池顶继续工作。

  “池内供人员上下的扶梯都是淤泥,曹水平刚爬进去,脚下一滑,掉进了池底一米多深的淤泥里,守在外面的钟欢马上也跳进去想把他拖出来,可是池内氧气含量极低,两个人很快就昏迷了。”污水厂厂长胡立文告诉记者,池内淤泥产生高浓度的硫化氢气体,钟、曹两人只佩戴了活性炭的防毒面罩,并没有氧气供给,所以很快就缺氧昏迷过去。

  守在外面的陈真健发现两人进入池内没有动静后,又不顾一切地跳下去救援。当其他同事闻讯赶到时,三人已经深度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但还是因缺氧时间过长抢救无效停止了心跳。

  20日下午3点,记者赶到位于浏阳市工业园的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污水处理厂,此时救援人员已经撤离,厂区内只留下处理善后事宜的工作人员。记者现场看到,钟欢三人维修的污泥回流池是一个圆柱形密闭的建筑,在顶部留有两个通风口,还有一个用于平时维护检修的出入口,只能容一人通过。

  厂长胡立文告诉记者,按当初的程序,是由曹水平进入回流池将回流泵吊出池外进行维修。这一工序在正常情况下只要一两分钟,因此曹水平佩戴的只是起过滤隔离作用的活性炭防毒面罩,没想到突发意外,高浓度的硫化氢气体夺去了3个人的生命。记者看到,现场还遗留着用于吊装回流泵的简易起吊机,从通风口散发出阵阵刺鼻的臭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发时的高温天气也是导致三人快速昏迷的重要原因。

  钟欢29岁,毕业于湖南城市学院化学与环境工程系统工程专业,陈真健和曹水平都已年近不惑。三个小时前还与同事们一起吃饭,转眼间就已阴阳两隔,同在生产科工作的肖岚说起这三名同事泣不成声,她说,生产科是污水厂最累的部门之一,为了24小时维护设备运转,同事们都是住在厂里。

  办公室3楼的一个单间就是钟欢的寝室,一张桌子一张床,没有空调,肖岚说晚上实在热得睡不着,钟欢就和同事睡在办公室,既能时刻守着设备还能凉快一些。“为人和气,喜爱唱歌、跳舞,吉他弹得很好,每次搞文艺晚会他就会弹上一曲,以后再也听不到他弹琴了。”肖岚抹去眼泪,目光落在墙角那把有些掉漆的绿色吉他上,今后这把吉他发出的音符都会勾起同事们心中的痛楚。同事们告诉记者,钟欢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妹妹和奶奶,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要如何把这个残酷的消息告诉老人。


上一篇:污水宝给生命多一份保障

下一篇:【环保】雨城市民走进污水处理厂 零距离见证污水变清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