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排放核污水将如何影响全世界?

  日本政府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含有对海洋环境有害的核污水排放入海的方针,预定 2 年后开始排放。

  报道称,排放前会将核废水稀释到日本国家辐射浓度基准值四十分之一,相当于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饮用水辐射安全标准的七分之一。目前,福岛每天约产生 140 吨核污水,截至 2021 年 4 月,核电站储存罐内的核污水已达 125 万吨。

  此决定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激烈的反响,国内外各大媒体及社交平台都展开了对此问题的广泛讨论。没想到在诸多选择中,日本选择强制 “邀请” 全世界为其核事故买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连发三推质疑日本核废水排放决定,“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会做的事吗?” 许多网友也在推文下评论,表达对日本政府此举的不解与谴责。

  东京电力公司此前表示,经过处理,核废水当中的绝大部分放射性元素都可以清除,但是 “氚” 没有办法清除。他们会把废水里氚的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 1/40,不会对海洋造成污染。

  然而根据此前国际原子能机构和联合国原子能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报告,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排放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与人类健康将产生深远影响。但当地时间 4 月 12 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就此事表示支持,并称:“释放的过程与世界其他工厂的废水处理类似。目前应努力避免此事危害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

  但科学家认为,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水一旦被排入大海,日本太平洋沿岸海域将受到影响,特别是福岛县周边局部水域。有日本学者指出,福岛周边的海洋不仅是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渔场,也是太平洋乃至全球海洋的一部分,核污水排入海洋会影响到全球鱼类迁徙、远洋渔业、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等方方面面,因此这一问题绝不仅仅是日本国内的问题,而是涉及全球海洋生态和环境安全的国际问题。

  相关研究人员预测,在核废料排放入大海 140 天后,核废料将进入到我国的南海和东海领域,并在 2 年内污染我国的沿海区域,会对我国产生严重的影响,同时对我国的海洋养殖及捕捞业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指出,福岛沿岸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洋流,从排放之日起 57 天内,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太平洋大半区域,3 年后美国和加拿大就将遭到核污染影响,10 年后蔓延全球海域。绿色和平组织核专家指出,日核废水所含碳 14 在数千年内都存在危险,并可能造成基因损害。届时,没有人可以从这场灾害中抽身。

  图 德国海洋科学研究对核污水扩散速度和影响的模拟效果图(图片来源:GEOMAR)

  据《健康时报》援引专家观点指出,“总体来说,核污水排入大海是会对我们有影响的”。

  联合国人权专家 3 月 11 日也曾发表声明指出,将核废水排放入海会提高危害孩子们未来健康的风险。同时,核废水对海洋环境、渔业资源、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将产生重大影响。

  此外,放射性物质会对基因产生影响。福岛核电站泄漏后排放到环境中的放射性氚、铯、锶、钚、碳等原子核半衰期非常长,因此会谁也无法担保含有大量和多种放射性核素的水会对人类健康和生命,以及生物演化有何影响,但至少可以判断,核污染水可能导致基因突变,并且还对海洋生物和海洋环境有负面影响,并且影响可长达数千年。

  届时,人类通过食用海产品,间接地摄取海水中的各种放射性同位素。实验证明,如果长期、大量食用放射性污染海产品,有可能使体内放射性物质积累超过允许量,引起慢性射线病等疾病,造成血器官、内分泌系统、神经系统等损伤。

  而且常规水平下,我们普通人并没有能力分辨海产品是否被污染。到时只能依赖于专业机构对海洋产品进行检测了。

  福岛核电站放射性废水主要有三个来源,反应堆原有的冷却剂、事故后为持续冷却堆芯而新注入的水、大量渗入反应堆的地下水及雨水等。

  发生辐射泄漏后,为控制反应堆温度,需要持续注水进行冷却降温,虽然核废水可以用来循环冷却,但是由于福岛核电站临海、地势低,地下水和雨水不断渗入,这样核废水就变得越来越多了。

  为了储存核污水,东京电力共准备了约 1000 个储水罐,目前 9 成已装满。所有储水设施的总容量约为 137 万吨,预计到 2022 年秋季达到极限。成千上万个密密麻麻的圆形储水罐在厂区内摆放着,用卫星图就能明显观察到。

  图 2020 年 8 月 29 日高分二号拍摄的福岛核电站及周围(来源:新华网,卫星资料来源:高分二号)

  自 2013 年以来,日本政府就核废水处置方式,提出了五种方法,包括: 对地层注入、排入海洋、蒸汽释放、氢气释放和地下掩埋。无论是封存到罐子里或者注入地下,还是蒸发到大气或者排放到大海,本质上都是一种 “把它交给时间来处理” 的策略。总体上,所有的处理策略更像是 “掩耳盗铃”。但事实上对于核废料,我们其实是很缺乏手段的。

  1986 年 4 月 26 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 4 号反应堆失火并引发爆炸,产生的放射性物质是美国投放在日本广岛的 400 倍。爆炸尘埃随风飘散,导致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和整个欧洲多地遭受核辐射污染。

  为了防止切尔诺贝利核爆炸后的 4 号反应堆以及掩盖其核扩散的 “石棺” 继续危害当地和欧洲,欧盟、欧洲重建和发展银行启动了一个被称为 “新安全围堵体” 的拱顶形建筑计划。

  “新安全围堵体” 长 152 米、高 106 米,总重量超过 3 万吨,被称为 “工程学上的非凡之举”,它能将有害物质封存长达百年之久。“新安全围堵体” 为福岛核污染处理和善后提供了借鉴,现在,日本民间组织 “核能市民委员会” 认为,“大型储存罐在陆地上保管” 或 “用灰浆凝固处理” 是现有技术下解决核污水问题的最佳方式,可以确保核污水在陆地上妥善保管。

  事实上,根据卫星图像表明,福岛核电站周边有大量土地可用。东京电力作为全球 500 强企业也并不缺钱。这对他们来说,似乎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

  2011 年 3 月 11 日,14 时 46 分,规模 9.0 级大地震和稍后引发的大海啸重击日本。受大地震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反应堆冷却系统发生故障,放射性物质发生泄露,当天日本政府宣布进入 “核能紧急事态”。4 月 11 日 16 点 16 分福岛再次发生 7.1 级地震,日本再次发布海啸预警和核泄露警报。4 月 12 日,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根据国际核事件分级表将福岛核事故定为最高级 7 级。

  事故中的一系列事件在周围环境中泄漏了大量放射性物质,包括排气泄压操作、氢气爆炸、安全壳破损、管道蒸汽泄漏、冷却水泄露等。事故中向大气中泄漏的放射性物质量有多种说法。根据东京电力的推算,共泄露了大约 90 万兆(90 亿亿)Bq 的铀元素和碘 - 131、镉 - 137 和钚 - 134 大规模释放,大约相当于切尔诺贝利事故 520 万兆 Bq 的六分之一。

  2012 年,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周围 20km 圈内的地区作为警戒区域,圈外辐射量高的地区作为 “计划中的避难区域”,共计约 10 万居民撤离。2012 年 4 月,根据地区的辐射量重新指定了准备解除避难指示区域、限制居住区域、返回困难区域。原则上不允许进入返回困难区域。

  2013 年 7 月 22 日,在事故发生之后两年又几个月,东电表示核电站内的放射性污水正泄漏流入太平洋。8 月 20 日,核电站又发生一起事件,多达 300 吨的高辐射浓度污水从污水储存槽外泄。这污水足以危害附近工作员工的健康。9 月 3 日,日本政府准备投入 470 亿日元经费阻止污水外泄,并且建设冻土墙与除污装置。

  2013 年 10 月 9 日,福岛第一核电站工作人员因误操作导致约 7 吨污水泄漏。11 月 20 日,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对福岛第一核电站第五和第六座核反应堆实施封堆作业。

  2014 年 4 月,一些地区逐渐解除了避难指示。2020 年 3 月,全部准备解除避难指示区域及限制居住区域都已解除避难指示,但返回困难区域除了一部分以外仍然保持避难指示。

  2021 年 2 月 22 日,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运营方表示,受 2・13 日本本州东岸近海地震后,1 号机组收纳设施内部水位出现了下降。3 月 26 日,在核电站内部,工作人员又发现了可能存在的核泄漏迹象。

  2021 年 4 月 13 日,日本政府召开有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约 2 年后开始。

  2019 年 9 月 10 日,日本环境大臣原田义昭在日本首都东京一次记者会上说:“我认为别无选择,只能把(福岛)污水排入大海,使污水稀释。” 这是首次日本相关官员以 “私人” 名义表态。

  2020 年 2 月,日本政府负责处理核废水问题的相关委员会发表评估报告,列出了排放海洋和蒸气释放两种方案,并称综合操作、技术、经济和时间因素来看,排污入海 “更加切实可行”。日方称,氚排入海中对人类健康影响 “相对较小”。

  2021 年 1 月 28 日,根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内的核废水储水罐容量即将达到极限值,预计时间在 2022 年夏季左右。如果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137 万吨核污水可能将直接排入大海。

  2021 年 4 月 9 日,日本政府基本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排入大海。

  2021 年 4 月 13 日早上,日本政府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正式决定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含有对海洋环境有害的核废水。随后 NHK 称,东京电力公司希望 2 年后能开始向大海排放,并要求进行设备设置等具体准备。

  2021 年 4 月 13 日 10:15 分,美国国务院回应称支持日本政府的决定,并表示该做法 “似乎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美国务卿布林肯也发布推文称,“感谢日本在决定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方面所作的透明努力。期待日本政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继续进行协调。”

  2021 年 4 月 13 日上午,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表谈话,文章中表示:“海洋是人类共同财产。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处置问题不只是日本国内问题。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2021 年 4 月 13 日下午,韩国政府 13 日对日本决定将福岛核电站核污水排入大海深表遗憾。韩国国务调整室室长具润哲在当天记者会上说,这一行为给周边国家安全和海洋环境带来威胁,韩方不会容忍任何可能危害本国国民健康的举措。

  讲在最后,据东京新闻报道,为了宣传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处理水中所含有的放射性氚的安全性,日本复兴厅于 13 日制作并发布了一份传单。在这份传单中,“放射性氚” 被拟化成了 “吉祥物” 的可爱角色。

  日本复兴厅的负责人表示,将 “放射性氚” 做成吉祥物,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表现,是因为这很 “平易近人”,“既不是善、也不是恶,而是取其中间这层含义”。


上一篇:眉县污水厂开发发酵装置 污泥可变肥料

下一篇:山西娄烦开展农村污水处理工作整改